民俗宗教

一、巫溪民风民俗

【生活习俗】

  1、服饰  清末,县民富者衣着多为丝绸长袍马褂,瓜皮帽;穷人则为土布短衫,棕衣,头缠白帕。其款式多为大衣襟右扣或对襟中扣,对襟领夹或枇杷领夹,马蹄袖。男女均穿大腰裤。折腰卷口系于腰带。妇女多系青蓝绣花土布围腰。男女均留长发、梳长辫、扎头绳。已婚妇女,发髻结于脑后,富者髻上常插玉、金、银质簪子管针,手带玉、银质手镯和金戒指。穷者头上插竹、骨簪子管针。男女脚穿剪口鞋。男鞋尖为翘鼻头,女鞋尖为凤凰嘴。妇女鞋上常绣有花草。民国时期,风气渐开。富家男人着装,或丝绸长衫马褂、或中山装、或西装革履。也有少数人戴博士帽,拄文明棍、挂怀表。阔太太常着旗袍。穷苦农民仍穿土布衣裤鞋袜,多数人着草鞋。高山地带农民常着棕衣、棕鞋、棕袜,少数赤贫者不分寒暑.常衣不遮体。男子留长发者少见,常剃平头,蓄分头的,称“东洋头”。妇女头饰衣饰与清末无大异.城镇部分女青年开始蓄短发。

解放初的50年代,男子多穿机织布中山服、学生服、战士服、戴八角军帽,穿布鞋、胶鞋、皮鞋,部分人还习惯穿对襟衣、包白布帕;女子着短衫,列宁服,穿胶鞋。60-70年代,男青年喜着的确良草绿色军装,戴军帽,中年男子多着涤卡中山服;女子着装以红、绿、蓝、黑灯芯绒上装及毛线衣为普遍。80年代,中青年男女手表普及,直管裤、喇叭裤、牛仔裤、羽绒衣、紧身衣、长短裙、西服等为城乡时髦服装;皮鞋、凉鞋、球鞋、登山鞋、旅游鞋,普遍盛行。城乡女职工多穿高跟鞋;城镇男女烫发者众,发型多样,且多用发嘉丽、摩丝等定型胶。不少妇女佩带金银手镯和耳环,少数青年妇女喜涂脂抹粉,修饰打扮。

  2、饮食  主食部分:解放前,县境农村大部分地区,以玉米、红苕、马铃薯(巫溪本地称洋芋)为主食,兼食荞麦。喜食干饭,间吃稀粥,习惯一日三餐。玉米为农民做重活时食粮。大米仅为城乡机关和少数富绅常年食用。产米区农民多为逢年过节吃大米。解放后,在50-60年代,农民食米量增加。城镇居民、机关、单位,由人民政府组织粗粮细粮兼搭供应;70-80年代,主要供应大米,面粉降为粗粮,产米区农民终年食米。中高山地区农民多换米过年过节,平时主食玉米,少数富裕者亦常年食米;小吃部分:县境内小吃历史悠久,花样甚多。用面粉制作面条、馒头、包子、饺子、包面、花卷、油条、散子;用糯米或糯米粉制作阴米子、米花、米线、米叶、冻杷、醪糟、汤元、八宝饭、粉蒸肉;用黄豆制作豆腐、豆浆、豆花、豆油、豆干、豆芽、霉豆卷、霉豆渣、合渣;用洋芋制作洋芋片、洋芋丝、洋芋粉;用红苕制作苕粉、粉条、苕干等;用大米、玉米、红苕煮糖,然后制

作各种糖果糕点。咸菜部分:县境内故老相传有手工制作咸菜的习惯。无论城乡,每家必作,多者达30余坛,少则3-5坛,一般7-8坛为多。鲜菜中的黄瓜、海椒、四季豆、萝卜、大蒜、姜等均可作泡菜;黄豆作豆豉、豆瓣、酱瓣;玉米面和海椒作糙辣子;豌豆、胡豆或大麦、小麦作豆酱或麦酱;青菜、大头菜、萝卜菜作干盐菜。肉食部分:县境内一直自养自食猪羊鸡鸭等。清末和民国时期始,逢年过节或红白喜事,多是自宰自食。富者年底宰杀年猪多至数头,平民一头或与人分半头,腌盐后凉干,用柏枝和锯木灰燃烧产生的烟熏干成腊肉,存放一年半载,仍昧美可口。大的节日,场镇始有鲜肉出售,少数富裕人家于年节之时。从外地购买水腌盐鱼。遇宴会或红白喜事,皆以肉食为主菜。1981年巫溪县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,粮食渐多,带动养殖发展,农村亦出现猪多猪大现象,户宰年猪肉数百斤甚至千斤,自制腊肉常年食用成风。城镇居民同样购鲜肉制作腊肉。农贸集市,鸡鸭鱼羊肉均常有出售。巫溪腊肉已广为市场畅销,成为地方特色主打产品。烟叶饮料部分:清末和民国时期,富裕人家一般吸水烟、壳子烟,饮细茶,喝老窖酒。一般农民吸山叶子烟和兰花烟,喝茶常以木瓜子树(俗名)叶、林檎叶和老阴茶为主,喝酒常用大麦、包谷制作。解放后,城镇居民吸纸烟较为普遍。50-60年代,一般吸“公社”、“天桥”、“经济”烟;70-80年代,吸烟档次逐渐提高,“红塔山”、“阿诗玛”和进口“摩尔”、“良友”等名牌香烟,为少数人常吸。农村也有不少人吸纸烟。城乡居民多饮白酒、啤酒;节日,部分人饮用“泸州老窖”、“五粮液”、“茅台”、“郎酒”等名牌酒。近年来,各种果汁饮料成为居民常用饮品。

  3、民居  巫溪土著民居最为常见的有钥匙头、穝箕口、走马转角楼、四合天井等。旧时民间造屋有许多讲究,先请地理先生看风水,定方向。开工必选黄道吉日。奠基架板时,常将谷粮、茶叶之物扔入屋基,忌说不吉之语。安完大门过桥,工匠说安过桥吉令,随即燃放鞭炮,以示喜庆。上屋梁时,主人置祭梁酒,工匠喝毕,杀鸡祭梁,唱上梁歌。主人还请来锣鼓琐呐队庆贺。房屋构造,大多为“一正三问大抹角”,富绅人家造“四合天井”院。其结构亦有许多规矩:正屋大门要比两边偏屋大门高宽,以示有主。房屋高度尺寸的尾数及开间、进深必须是八(八与发谐音),俗谓“要得发不离八”。堂屋应里宽外窄,寓意财不外流。房门的尺寸要上小下大,寓意女人好生娃。门闩长度必须是宽度的七倍,寓北斗七星高照之意。屋脊分水忌讳“骑马水”(逢中分水),必须前四后六比例,寓进财更多。旧时神权至上,住屋无处不供神。堂屋后壁供家神,设“天地君亲师位”,供奉观音或其他神像于神龛内。家神右下方设地脉龙神位,大门左侧设天地神位,灶前设灶神位,猪圈门侧设圈门神位,屋侧来路设土地庙。解放后,大多破除迷信。建房造屋根据地形、面积和实用、美观的要求设计。室内墙壁多贴画条或领袖人物像。也有悬挂山水加对联、其他著名人物加对联的中堂画的。

  4、出行 清末及民国时期,富人出行常坐轿、坐滑竿、骑马,一般人外出多步行。凡外出作客,皆必衣着整洁或着新装,带上礼品。婚嫁丧葬,亲邻送钱送物,称“送人情”,主家备专人写在“礼尚往来”簿上。逢年过节,必走亲访友。同行时,客人走前,主人走后,长辈走前.晚辈走后,富者走前,穷者走后,男性走前,女性走后。聚餐时,长辈、富者上座,穷者、晚辈旁座,男左女右为尊。解放后,外出多为车船。凡步行,仍长者、客人在前,男女前后无分。宴席长

者、客人首席,晚辈、主人次座。此俗一直沿袭至今。

  5、围猎 清末和民国时期,县境高、中山地带野兽甚多,遇农闲,农民结伙成队,上山围猎。在野兽出没必经之处,埋伏守候,叫坐径;引野兽出洞,围追野兽,叫撵山。凡猎犬搜索时畏缩不前而大声狂吠,示有虎豹猛兽;凡一般野兽,猎犬穷追不舍。猎手击中之物叫倒山,分配猎物时,见者有份。如猎物太少不便分配,便煮熟大家共食,一次吃光。围猎之日,不食五香饭菜,猎狗不喂腥味食物,保持嗅觉灵敏。上山忌说走火、放空等不吉利语言。而今,随县境森林资源实施保护,加之野生动物数量大量减少,并实施野生动物保护,围猎活动不再开展。

  6、民间娱乐 县境内男女老少历来喜爱娱乐活动。每逢节日,多集中欢歌漫舞。春节观赏花灯,端午龙舟竞渡,中秋赏月摸秋。农闲,多聚众在家唱皮影戏、听说书。工余,打牌下棋、吹打弹唱。农村男女,最喜唱民歌小调,巫溪地域五句子山歌、大宁河船工号子成为一绝。城镇尤喜举行川剧坐唱,打围鼓等。解放后,民间活动内容日新月异,形式更加丰富多彩。或观看各种文艺演出,或参加田径、

球类、棋类竞赛,或组织龙舞、狮舞、彩船活动,或收听广播,看电影、电视、录像等。近年来,城镇乡场清晨民众喜打太极拳,跳迪斯科舞、舞剑、广场坝坝舞等,青年男女晚间多到舞厅、歌厅等娱乐场所聚会狂欢。

【生产习俗】

  1、薅草锣鼓 清光绪《大宁县志·风俗》载:“乡农有贫不能东作者,比邻约期助工。尽一日力不受值,农家只备酒席相款。以二人鸣金鼓,唱山歌娱之,工作益奋,曰‘打薅草锣鼓’,颇有助恤之风。”民国年间沿袭,多于五六月间薅二遍包谷草时节,在大片包谷地里,两个歌手,一个执鼓,一个司锣,走在薅草队伍之前,每唱一句,打一段锣鼓,两人轮流演唱。薅草队伍紧紧相随。歌词多由历史故事、民间传说、轶闻趣事改编。有的歌手即兴创作,见啥唱啥。山歌与锣鼓交织一起,既鼓劲又助兴。解放后互助合作时期,在高中山地带薅草锣鼓犹为盛行。改革开放之后,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,各家耕地零碎,劳动力分散,薅草锣鼓活动亦基本未开展过。

  2、栽秧酒  清代至民国时期,每逢水稻栽插季节,农户相互助工,依次插秧。由于栽秧劳动强度大,时间长,故款待丰厚,必喝栽秧酒。插秧前夜,集聚田中扯秧,时过半夜,主人备以酒菜款待,叫“消夜”;翌日黎明,下田继续扯秧,主人备醪糟汤元送到田间款待,叫“过早”。早、中、晚饭均备丰盛酒席。并在上、下午歇息间,由主人准备凉菜、米制糖果、鸡鸭带壳蛋和酒,送到田中,供栽秧者享用。主人还常在此期,邀请亲朋好友来家作客,一起款待。插秧过程中,常以显示插秧技艺为乐,故田中常栽出直行、顺田弯、枪拐子、鸭儿翻田埂等秧行。插秧速度慢者,常靠边站。解放后,在互助组时期犹盛行栽秧酒。合作化、公社化后,无个人助工,故栽秧酒变成家人自饮。改革开放实行土地联产承包到户后,水稻区农民互助栽秧,再兴互吃栽秧酒之风。

  3、撕包谷  旧时县境内包谷(玉米)成熟,邻居想到间皆助工收获。包谷搬回家,当晚将包谷壳叶撕去,叫“撕包谷”。男女老少一齐上阵,一边撕包谷,一边猜谜语、讲故事、猜歇后语、唱歌。多采用比赛形式,速度慢者唱歌、讲故事。午夜时,主人备以面条,炒嫩包谷作莱饮酒。撕包谷往往通宵达旦。随撕随将包谷棒子送上炕楼,壳叶打成捆子。解放后,互助组时期沿袭犹盛。合作化后,撕包谷计工分,再无“消夜”,猜谜语、唱民歌亦有之。改革开放土地联产承包到户后,各家包谷多自行收获,再少有“撕包谷”活动之举。

  4、绞篊节 《舆地纪胜》:“绞篊(用篾编绞成束以系笕竹,曰‘过篊’)在盐井引泉踏溪,每一笕用一篊,其笕与篊经一年,十月旦日以新易陈,郡守作乐以临之,井民歌舞相庆,谓之绞篊节。”清光绪《大宁县志·风俗》载:盐厂绞篊节,“自宋至今,沿而未改。”清末至民国年间,犹沿袭。解放后,用铁管引卤取代竹笕引卤,因之无须“过篊”,绞篊节随之而终。

  【礼仪习俗】

  1、婚嫁 清末,巫溪县境婚姻多沿袭旧俗。男女婚嫁多由“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”而定。一般由男方家请媒向女方家提亲,俟女家允诺,再请媒率子具礼往拜女家,女家款待并赠以文房“四宝”和针织鞋袜等物,俗称插香,即订婚。订婚后,男方征得女家同意,择定吉日为成婚佳期,具备期帖至女家,俗称报期。在迎亲前数日,备衣服、首饰、酒肉、果品送女家,俗称过礼。女方在男报期前后开始准备嫁妆,嫁妆多少视女家境而定。迎亲日,男家备鼓乐旗轿,以及搬运人力和工具,在路总管带领下和娶亲娘一道前往女家。女家设宴款待,待宴毕,新郎告辞先行。搬运嫁妆者随返。新娘搭盖头红后由亲人扶进花轿,启行啼哭,以示惜别。新娘后有送亲娘、男上亲和娶亲娘一道陪送,一般为男女2-4人。新娘随娶亲队伍至男方家下轿后,先行梳妆,赓即拜堂。新郎、新娘按男左女右并立堂前,一拜天地、二拜爹娘、然后夫妻互拜,拜毕,双双进入洞房,喝交杯酒,揭盖头红,接着开始闹新房。新婚翌日,男家摆宴席欢送女方亲人回返。随后举行小拜,新娘拜家神,与长辈们互赠礼品,接着敬灶神。新婚3天或1月时,具礼双双去女家,拜见父母,俗称回门。但必须遵从“三天回门当日返,一月回门歇一晚”的习规。寡妇改嫁旧时在巫溪区域极受歧视。婚前必须要沐浴洁身,水不能倒在原夫家内。到新夫家不能从大门入,只能从小门进,白天不娶,夜晚抬人。其它如童养媳、入赘、指腹为婚以及三妻四妾等婚俗均有存在。民国时期,婚嫁习俗与清末无大异。但“婚姻自由”、“文明结婚”的新思想逐渐为人们接受。1953年颁布新婚姻法,废除封建婚姻制度,实行自由恋爱结婚,并提倡婚事新办。城镇、机关、工矿、企业还有举行集体婚礼的。男女青年结婚,只要符合法定年龄,双方到指定单位(现为县民政局)领取结婚证明,便取得法律保障。结婚仪式上,证婚人宣读结婚证书,证明婚姻合法,新婚夫妇相互行礼,礼毕,入新房。80年代,物质生活水平提高,新婚甚讲排场阔气,攀比奢靡之风,被斥为公害。寡妇改嫁现今已受到法律保护。

  2、丧葬 春秋战国时期,巫溪县境内实行岩棺葬和土葬;秦至两汉时代兴岩墓葬;北周以后多为土葬。墓向座北朝南,葬地一般选择高处。清末及民国时期,死者入葬礼仪较繁。老人临终前,子女齐聚,送终诀别。断气后,焚烧落气钱纸,洁身穿衣,停尸榻上,黄纸盖面,称小殓。丧家及时向亲友报告,称报丧。亲属到齐,进行遗体告别,入殓盖棺,设置灵堂,散发孝布。丧家再择期作道场。多则7-9日,少则3-5日或一夜。作道场时,主人设备果品,僧者诵经礼赞超度亡魂,儿孙叩头祭奠。葬前请阴阳先生卜地选日。出殡前,富者行“通赞”、“引赞”点主仪式。出殡之日,逝者直系亲属捧灵牌在前,边走边跪拜,直到墓地。沿途抛撒钱纸,俗称“买路钱”。入葬时,棺底地上洒放五谷盐茶或置放殉葬物品,棺内置放“衣禄罐”及逝者生前所喜之物。入葬后垒土成坟。葬后3日内,每夜长灯陪伴。葬后第三天,为死者上坟。穷家遇上丧事,以木板相镶为棺,将死者用棉布衣被包裹,入棺以葬。富者刻石立碑,穷者以乱石砌坟。解放后,人民政府提倡厚养薄葬,城镇、机关单位,始实行火葬,有的火化后将骨灰盒葬于宁河两岸岩壁上,铭碑以记。农村仍实行土葬。普遍设灵堂,送花圈祭幛,守夜,开追悼会,纪念死者安慰生者。少数人仍袭开路、择日子、看阴地等旧俗。

  3、诞辰 清末和民国时期,诞辰礼仪分大寿、小寿、童寿3种。达官贵人更重视大寿,年满60周岁为大寿,一般皆大操大办。平民百姓,不论大寿、小寿(60岁以下寿辰)多以吃面条庆之。但凡父母键在者,其年满60或70岁,均不能称大寿。中青年一般不作寿辰。小儿生日称童寿。县境有不忘母恩者,每逢自己生日(称母难之期),便斋戒沐浴。如母亲去逝,是日也要焚烧冥钱,以慰母难。解放后,提倡移风易俗,政府提倡不作寿辰庆祝。民众之中,50-70年代亦无祝寿之举。80年代祝寿之风渐起。特别突出的是重视童寿,凡小孩生日到来,均要购买生日蛋糕、玩具、衣物等以表庆贺。而今又有东山再起之势。

【节日习俗】

1、传统节日

  春节:夏历正月初一至初三为春节,俗称过年。除夕日(腊月最后一天),户户丰筵盛席,家人团聚宴饮,俗称团年,也有提前1-2天团年的。小孩还可从长辈处获得压岁钱。乡村除夕夜常举家团聚,生大火守岁通宵。有“三十晚上的火(意即运气‘红火’),十五晚上的灯”之说。正月初一,家家老少换上新装,在自家玩乐。初二,亲友开始互访拜年。有“初一不出门,初二拜家庭,初三初四拜丈人(岳父、母)”之传统。同时备纸钱、香烛、鞭炮,祭亡亲之坟。初三之后,人们组织狮子龙灯、花车彩船出门拜年,受拜之家(或机关单位)备烟茶果食款待。此活动直至十五闹元宵。解放后过春节,无论城乡,家家户户尽可能备办佳肴美酒,尽情欢乐。1958年“大跃进”,曾打破常规过春节,正月初一也出工兴修水利,改田改土。之后春节旧习如常。80年代气氛尤浓。除夕之夜,县城灯火辉煌。是夜12时.烟花腾空飞起,火光冲天,鞭炮齐鸣,庆贺新年来到。县文化局、团县委、工会、妇联在春节期间每年都要组织各种文艺、游艺、体育、科技、文物展出、图书销售、知识竞赛等活动,欢度佳节;还组织传统的民间狮舞、龙舞、彩灯,并到机关单位、驻军和烈军属、居民家拜年,恭贺新喜。

    花朝节:夏历二月十五日,仲春花好月圆,历为谈论姻亲缔结良缘的吉日。

    茶花节:夏历三月初三日,早年为道教庆祝活动日之一,传为蟠桃会日,众仙为西王母祝寿。清末和民国时期,妇女于是日结伴采春茶,男女歌咏。夜晚妇女举灯绕茶林行走,称照地蚕。

    清明节:夏历三月间。清末和民国时期,大姓宗族集会于祠堂,议宗族事和组织盛大祭祖活动。凡当天能返回的地方,均排队次,敲锣击鼓奏乐鸣炮,前往祖茔祭奠扫墓。此活动多则5-7日,少则2-3日。一般家庭,也要焚香点烛挂青扫墓。解放后,随着宗祠改作

它用,集体扫墓活动自行结束。如今,清明节已为国家法定节日。

  端午节:夏历五月初五、十五、二十五日,又称端阳节。各户门前插蒲艾,吃粽子、包子或饺子,喝雄黄酒。县城、宁厂两地船民,在大宁河选择一段较平水面划上水龙船.以着色旗帜为标志。龙舟竞渡,观者盈岸。在宁厂街道还划象征性的龙船,叫早龙船。端午节活

动,沿袭至今。

    入伏节:夏至后逢三庚之日,家家户户翻晒衣物,名日“晒龙袍”。是日午后取凉水盛盆中而晒,待温时浴身,据说能防痱子。解放后,翻晒粮食,称“盘伏”。

    月半节:又叫中元节、鬼节,在夏历七月初一到十五日。按迷信说法,此间“冥府开放,让鬼魂回家探亲”。各宗教团体举办盂兰会、放生法事等迷信活动。城乡人多设酒食让亡故人“回来”享用,又火化纸钱冥币若干,称烧袱纸。农村习惯接已嫁女儿回娘家过月半节,俗你“年小月半大”。解放后,50-70年代,月半活动自行终止。80年代至今,月半节烧冥钱缅祀之风又起。

    中秋节:夏历八月十五日。是夜各家围席而坐,品尝月饼、瓜果,农村习用糯米做圆月大米耙。如逢秋月皎洁,人们兴致浓郁的饮赏月华;有人潜入他人之园圃偷摘瓜果(称摸秋),或自己食用,或送赠乏嗣之家,名日“送瓜”,寓承宗接嗣,瓜瓞绵绵。解放后,是日赏月

庆丰收。而今中秋节已为国家确立为法定假日。

    重阳节:夏历九月九日。清末和民国时期,是日,居民置美食相庆,结伴登高赏菊。解放后,家家户户备办佳肴美酒,庆贺佳节。人们或登山,或参加文娱体育活动。近年来,城乡普遍于是目前后开展敬老活动,称敬老节。

2、法定节日

    民国时期,巫溪县境内民众参与活动的法定节日有:1月1日的中华民国开国纪念日;3月12日的孙中山先生逝世纪念日(后定为植树节);3月29日的抗日革命先烈纪念日;4月4日的儿童节;8月27日的孔子诞辰纪念日;10月10日的国庆纪念日(又名“双十节”);11月12日的孙中山先生诞辰纪念日。

    解放后,巫溪县广泛开展活动的法定节日有:1月 1日元旦节;3月8日妇女节;5月1日劳动节;5月4日青年节;6月1日儿童节;7月1日中国共产党诞生日;8月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节;9月10日教师节;9月9日(农历)敬老节;lO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纪念日,称国庆节。节日中,人们新衣美食,或郊游,或举行文体活动竞赛。建党、建国、建军等重大节日,党和政府组织庆典;其他节日分别由政府职能部门或社会团体组织庆祝活动。现今,各种节日更是各类繁多,举不胜举。

3、农事季节

  一年中的二十四节气,俗称农事季节。农村基本据此安排农事活动。立春、雨水:春天到,立春日晴,雨水充足,抓紧备耕。惊蛰、春分:气温上升,惊蛰日晴,虫害早,俗称是日为跳蚤生日,有农家于是日炒包谷花炸跳蚤;春分节到,播种瓜豆和玉米,育苕秧。清明、谷雨:清明时节,播育水稻小秧,是日晴,谷雨节的雨水就多,俗你“清明晴,谷雨淋”。立夏、小满:播种大忙季节到来,渴望雨水充足,俗称“立夏不下,犁头高挂;小满不满,千断田坎”。芒种、夏至:此时正是抢种季节,俗称“芒种忙忙种,迟种无收成”;夏至日照始短,气温逐渐升高,抓紧抢种时光。小暑、大暑:“小暑大暑,谷穗乱出”,赶紧准备收割。立秋、处暑;立秋一日,水冷三分,立秋日晴好收天。白露、秋分:白露口连雨无好路.秋雨绵绵;秋风起北雁南飞,谷物误季不饱米。寒露、霜降:谷物赶快进仓,豌、麦、胡豆种坡上。立冬、小雪:立冬日晴无烂路,小雪下雪兆丰年。大雪、冬至:大雪严寒,备好畜栏;冬至日照始长,气温开始回升。小寒、大寒;农闲季节,起屋造房,围坟葬人,均不禁忌,俗称:“小寒大寒,神仙不管;百无禁忌,一切随意”。

二、巫溪宗教的变迁

  1、佛教  佛教何时传入巫溪无考。明嘉靖四年(1525)。凤凰山主持和尚任沂组织修建风山佛塔。嘉靖九年,进士谭启捐施租课米850合,作为天宁寺日常佛事费用。以后寺庙日多,从教人员日众。民国22年(公元1933年),巫溪县成立佛教会,选举彭姓和尚为会长。因经费无着未果。据民国26年统计:县内僧尼262人,庙产租课1122.8石(老石),香位1192盏,长灯94盏。民国31年统计:县内有寺庙136座,僧尼141人。民国37年统计:有寺庙57座,主持61人。佛教活动中心在县城、宁厂、尖山、凤凰、中坝等地。民国中期,县内寺庙多改作学校。解放后,原有僧尼纷纷还俗,佛教活动基本终止,佛寺庙产被分给农民。现今,部分地方重建了少量寺庙,民间自发较多。改革开放后,从湖北章华寺引入,将县城东云台观改建为云台寺。由此重兴佛教并引入旅游项目。

  2、道教  巫溪道观,据《舆地纪胜》载:“青霞观,在监东南五十里,隋开皇五年置。”又载:“崇贞观,在监东十五里,后唐长兴四年置。”清光绪《大宁县志》载:“峰灵观,在县西南.建年莫详其始。”宋代岑象求有《游峰灵观》诗。又载:“云台观,始建无考,清乾隆十八年重建。”据民国26年(1937)《巫溪县寺庙财产被提一览册》的不完全统计,有道教观庙19座,道士43人,田产1126石,长灯44盏。解放前甚至更早时期,兵匪交炽,观庙时毁时修,主持人随时更换,故道教不甚兴旺。多属全真派系,道士可以出家,人称“云游道人”或“游方道士”;因道产微薄,道士出家既传道又化缘;如遇丧家,则为丧葬“开路”、“做斋”,以取得酬资维持生计。有的道士还兼教书,以求温饱。解放后,县内道教活动基本终止,道徒相继还俗,观庙或为农家所居,或改作他用。

  3、天主教  据《圣教入川记》载:“大宁县之教务,始于一千七百九十八年,真福袁若瑟神父,曾看此处教友。”清光绪年间,重庆真原堂派一姓李的神甫来巫溪白果乡冲坪设立天主教堂,开展教务活动。因冲坪地处荒僻,人烟稀少,教务无多大进展,旋即废冲坪教堂重设堂于县城西街。光绪二十六年(公元1900年),重庆教堂又派董主教来主持教务,先后发展教徒7户。民国元年(公元1912年),神甫邱学圣以县城为据点,扩展到毗邻巫山、奉节两县部分地方的教区。并由教徒合资在河街邱家院子新建教堂,天主教活动在县境形成高峰。民国4年,重庆主教派帝多禄神甫来到巫溪。民国10年复派单维善来巫溪。但因各种原因未能使教务有大的起色。民国11年,新任黄神甫及管事亭学初,因参与收买贩卖武器案,驻军冲进教堂,搜出赃物,黄、亭二人被押送万县(今万州)。由此,天主教活动在巫溪急剧减少。以后重庆主教虽先后委派易、石、吴、王、李等神甫来巫溪主持教务,力图振兴,均未成功。民国31年,县有教堂l所,教徒700余人,分布在通城、丛树、后窖、城厢、宁厂等地。民国36年,县城教堂为驻军潘清洲师进驻毁坏,教徒纷纷退散。至巫溪解放时,仅有教徒18人,其后县境内再无天主教活动。

Copyright © 2009-2016 巫溪政务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巫溪县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

ICP备案编号:渝ICP备05001212号

技术支持:巫溪县互联网信息中心